眠眠眠籽。

不会说话,真的

半身入土。
我虽然一无是处,但我喜欢的人非常厉害

懒。怂。狂。

SOT/Mario/Orechan/ClessS/维赛维
我永远爱南国组.jpg

「维赛」Weekend

*短小预警
*无比ooc预警
*欢迎捉虫和错误指出
*一个520的超级垃圾的贺礼,520快乐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分割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赛科尔睁开眼,发现自己背着蜷在维鲁特怀里。窗帘挡住了窗外的光,让卧室还在处于昏暗当中。赛科尔打了一个哈欠,转过身蹭进维鲁特的胸口,充分感受其中的温暖。

维鲁特睁眼看到窝在自己怀里的赛科尔,亲了亲他的额头。赛科尔把头抬起了一点,与他对视。

“醒了?” 维鲁特看着那双还带着水雾的双眸,再次把吻落在赛科尔眼角。

“没,还早着。唉你别动,给我靠着。”赛科尔再次打了一个哈欠,又把头深埋进维鲁特胸口,呼出一口气,闻见维鲁特身上的淡淡清香,继续沉溺在梦中。

维鲁特笑了笑,揉了揉赛科尔的头。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钟,9:42。

“我先去做早餐,好了我叫你。 ”维鲁特陪赛科尔躺了十分钟后便起身,不忘把被子给赛科尔再盖好。赛科尔继续窝在床铺中间,靠着维鲁特的枕巾,微微睁开眼看了看,马上又闭起。

过了五六分钟,赛科尔就从床上坐起,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因为自己饿了,还是因为离开了爱人身上的清香,还有令人上瘾的温暖,让他就这样完全醒了起来。

在昨夜一片混乱的地上,赛科尔随意拿起一件衬衫。衬衫有些长,衣摆刚好遮过下体,一双光洁的长腿上方,黑色内裤还若隐若现。

看来是维鲁特的。赛科尔想着,同时光脚走到卧室的落地窗前,拉开窗帘,喷涌进房间的阳光和窗外大片的海蓝让他眯了眯眼。揉了几下眼睛后,视线逐渐清晰。海鸥在海平面上穿行,发出的几声长鸣形成回音。赛科尔忽然感受到了没有市中心的喧嚣,没有工作日的繁忙的真正奥义。

套起一双米白色的毛绒袜子,赛科尔向厨房走去。走在木地板上发出的轻微声响,让维鲁特知道赛科尔从房间里出来觅食了。赛科尔走到维鲁特身边。维鲁特转头看了看,一眼看出属于自己的衬衫,和之前赛科尔一时兴起买的毛绒袜。

“不要只穿这么少就出来,如果腰疼的话就回去躺着。”维鲁特说话的同时,把煎好的鸡蛋放进盘子,又转身去削苹果皮。

“昨晚你帮我揉过了,不怎么疼,就是还有些酸。等下去床上吃吧,试一下之前买新的桌子,唉我牛奶呢?”赛科尔转身拉开冰箱,并没有看到前天剩下的半瓶牛奶。

“垃圾桶里,已经过期了,明天去买新的。有咖啡,想不想喝?”
维鲁特把切好的苹果喂给赛科尔一块,端起两个盘子走向卧室。

“你喝吧我不想喝,我倒一杯等下端过来。”
赛科尔一边嚼着苹果,一边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白色的瓷杯,一盒方糖放在桌上。倒了一杯咖啡后拿起两块方糖放进杯子,搅了搅,动作流畅至极。

赛科尔端起杯子回到卧室,维鲁特已经把桌子在床上支好。把杯子放在桌上后,赛科尔钻进还有余温的被窝。维鲁特把枕头立起来,赛科尔靠在枕头上,随手拿起遥控器按开了电视,早晨十点档的情感电视剧,看着女主又得了什么病症,又和岳母发生了什么不合。

维鲁特从赛科尔手里拿过遥控器,翻到新闻频道,看着今天的政坛又有什么大事发生,塔帕兹的领导又与哪个国家领导人会面。

“维鲁特你天天看这个竟然没看烦?”
赛科尔转过头问了问维鲁特。

“你看家庭情感剧难道是想提前把电视剧里的婆媳氛围代入自己?”
维鲁特低头切着面包,叉起一块递在赛科尔嘴边。赛科尔咬住面包,顺手拿起手边的咖啡喝了一口。

“也是哦,我又不需要,我和你妈相处得挺融洽的。”维鲁特转头看了看赛科尔,看见他眼里带有一种得意的眼神,笑出了声。

赛科尔听见旁边人的笑声,愣愣的望向他。

“维鲁特你刚才笑了???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有病哦???”

“大概吧。”

赛科尔看着维鲁特还在挂着微笑的脸,持续发愣。他突然觉得不对劲。

“你这个时候不应该说我点啥吗??”

赛科尔觉得平时维鲁特笑完了都会说自己两句,今天怎么突然这么平静?
赛科尔刚想伸手打断维鲁特看着自己的视线,突然一片温凉覆上了自己的唇,下一秒两人唇舌相缠,仿佛整个房间里都充满的甜腻的气息。

一吻毕,维鲁特看着赛科尔的双眼,缓缓的说到。

“赛科尔,你知不知道喜欢一个人的眼神是什么样子?”

“哈?不知道啊?”

“你看着我的眼睛。”


那天早晨,赛科尔明白了,维鲁特说情话,到底有多么的苏。


End.

--------------以下是瞎扯淡-------------
忙里抽空写的一篇摸鱼,当做520这个吉利日子的贺礼(。)
ooc到可能过几天自己都看不下去就马上就删了…
就是想看看两个大忙人周末腻歪在一起的样子,私设维赛会回到远离城市靠近海洋的房子里过周末。
最后维维的表白出自朋友的QQ空间转发【
咸鱼翻了身终究还是咸鱼系列。
感谢能够看到这里的您,那啥……就希望别嫌弃这样小学生的文笔就好……
比心表白💗٩(๑´3‘๑)۶

维赛」闲谈

 

*第一次写文笔不好请见谅

*非常短小

*与维赛是朋友设定

*不喜欢的话可以点返回箭头或红叉

*十分ooc

*人物属于时之歌,ooc属于我

*感谢您的点开,谢谢

 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分割线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“嗯……好的我开始说了,你注意听。”

 

今天我约了一个玩的很好朋友,他前几天刚结婚,我因为工作没去成。今天约他出来和我说说他和他的故事,我也顺便为没去他婚礼道个歉。

 

“那个人,哎对就是我男朋友,我们俩大概从嗯……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,当时他是个小少爷,特文静,我嘛就是那种一天不搞事就闲的要死的人。”

 

「应该是你老公,你和他刚结婚。」我纠正他。

 

“嘿我说你别在意这些细节啊,还听不听了!”

 

「我听,我听。」我咬着奶茶的吸管点点头说

 

“小时候我们两个就是两个极端,他妈让他学学我多动动,我妈让我学他多看看书,当然这是我和他在一起后才知道的。”

  他搅了搅杯子里的金桔柠檬茶,充满了冰块摩擦撞击的清亮声音。

 

我突然笑了起来「两个长辈眼里别人家的孩子,所以你们两个小时候就注定长大有缘。」

 

“唉你笑屁啊笑,我真不说了啊!”

 

「得得得,赛大爷您接着说。」

 

“我们两个从幼儿园开始就一直在一起,印象最深的时候就是在国军院那时候,一起上课,一起出任务……”

 

我打断他「你当时不是老逃课吗怎么还和他一起上课了?」

 

“傻啊你,我又不是次次都不去上课,每次都不去我没被强制退学,最后还考上了个好大学那我真就算了不起了。”

 他打了下我的头。

 

「得,我多嘴,大爷您继续。」

我用手轻轻打了下脸

 

“咳……再后来,他就和我表白了,当时他那表情,用冰山来形容没有什么不对,别人不知道的以为我又惹大男神生气了,看着他那个表情瞬间激情都没有了。”

他用手指轻轻擦了擦鼻尖,脸似乎微微有点红。

 

「但你最后还是答应了不是吗,你就属于那种口嫌体正直的人。」我看着他说到。

 

“啧我该怎么说你啊!你这种人很容易失去我这个朋友的!我接着讲了啊。他告白以后,我同意了,我们两个就在一起了。谈恋爱那下我们两个就跟打游击战一样,特别小心,但后来,好像有人看出我俩关系来了,也不管是真是假,就在疯狂传我俩关系,最后传到他爸妈那了,他一回去就被打了一顿,那好像是他爸第一次打他,晚上回来脸上都挂了彩,我当时给他上药的时候,真的有点想哭。我在自责,当时我觉得不能再和他在一起,因为他和我在一起可能会受伤,他也觉得没能好好保护我,反正那个时候我们两个天天都像没了魂一样,就觉得他父母同意希望有点渺茫。”

 

「那最后他父母是怎么同意你和他在一起的?」

 

“后来啊,我们两个持续那个状态到了上大学那会,很难相信我竟然和他一个大学对吧。大二的时候塔帕兹同性恋法不是通过审批了吗,我就想,干脆直接去领个证,这样他爸妈也不能说什么,谁也干涉不了谁,可是他觉得这件事还是有必要和他爸妈说下,毕竟他是克洛诺家的未来家主。好啊,说就说呗,谁怕谁啊。可是最后我和他都没想到,他爸妈竟然同意了,而且并没有做出什么事,果然在这种事前还是法律有效!”

他神情微微有些激动的说到。

 

「然后呢,他爸妈同意了你们就去领证了?」

 

“不然呢,难不成还要等他爸妈反悔了才去领啊!领完证我们俩就像平常的夫夫一样,该做什么做什么。”

 

“再后来,一切都顺理成章,他爸妈没有什么意见,我们也举行了婚礼……”

他摇了摇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。

 

“总的来说……嗯……一切都是那样的平常,我都觉得有点平常得有些太平常了,但是我又喜欢这样,他看书我打游戏,抱着他一起睡觉,偶尔吵会小架,反正我挺喜欢这样的感觉。”

 

「赛大爷你考虑下我的感受……我单身……」

 

“活该,你不找对象怪我?”

 

「我想和维鲁特说说你在虐待稀有单身动物。」

我掏出手机打开维鲁特的通讯录界面。

 

“你说吧。我最后说几句你就叫他来吧,我懒得自己走路回去了。”

 

「…………来吧你继续说」

 

“嗯……我觉得啊,我跟他两个人能在一起也挺不容易的,现在婚也结了,我们两个也没人再反对了,可是他父母就是想要个孙子,所以我和他准备领养一个。哦还有一件事,你打算怎么赔偿我没来我婚礼的事啊,我还特地给你准备了个超级好的座位号,撩汉必成黄金座位,你没来所以那位置被一个小屁孩坐了,有点不爽。”

 

「天哪这个诡异的座位名……哦我那天莫名其妙的被领导喊加班,没去成,非常抱歉……我请你和维鲁特一顿饭表示我的歉意?」

 

“两顿。”

 

「成交。」

 

“你现在打电话给维鲁特吧,可以叫他来接我了,我去给他带点喝的。”

 

「这个点他还在军部啊。」

 

“他周末一般事不怎么多,你放心打给他,不行我们三个今天在外面吃吧。”

 

「好啊,要不今晚就去上上个星期我们去那家,我觉得那家挺不错的,要去我订位置了。」

 

“好,那我们就在这等他了,这有空调,有网络,还有饮料,不错。”

 

「那我现在打电话给他。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后来,我们等维鲁特来接我们两个,晚上吃饭,我们叫了一瓶酒,赛科尔有点喝醉了,他的酒量有多差我不知道,酒品还行,虽然抱着维鲁特一直在说些含糊的话。维鲁特让我帮他把赛科尔扶进车里,最后维鲁特送我到了家。

 

我打开手机问维鲁特赛科尔怎么样了,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他才回复。

 

「赛科尔怎么样了?」

 

“抱歉,之前没看信息,现在他已经睡了。”

 

「哦哦没事就好,我怕他回到家还在吐或者还有其他什么事的。」

 

“嗯,这倒是没有,谢谢关心。”

 

「也不用谢了,应该的!」

 

“那没什么事我和他先睡了,你也早点休息。”

 

「好的晚安,下次再约!」

 

「晚安。」

 

 

End

 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分割线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写在后面的话:

*十分感谢您的阅读,小学生文笔见谅orz。哦不,比小学生还小学生的文笔orz

*这大概是自己的一个幻想和脑洞,一个和作为自己朋友的赛科尔的闲聊。

*小学生文笔,非常辣鸡,非常咸鱼,同时非常感谢您能读到这里。

*最后再次感谢您的阅读,谢谢!